第05版:故事
3上一版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一片角膜的三生三世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下一篇 4  
2019年12月3日 第05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十五年前,我省首位志愿者无私捐献;六年前,受捐人再次将它留给人间;如今,六十六岁的老人又签下捐献协议
一片角膜的三生三世
  丁凤芹(中)签署捐献协议。
  刘平院长进行角膜移植手术。
  刚接受完角膜移植的丁凤芹。

  本报记者 朱虹文/摄

  

  2004年11月12日,我省完成了首例由志愿者捐献的眼角膜移植手术。34岁的阿城电视台记者闫阿红带着对人世间最后一抹注视,带着把光明留给世界的愿望,燃尽生命的蜡烛,永远地闭上了眼睛……“那天下着小雪,我们遵循阿红的心愿取下了她的眼角膜,为两位患者送去光明。”哈医大一院眼科医院院长刘平记忆犹新。

  而那时的他没有想到,9年后,曾经的受捐人张子丽老人成为了供体,把这片眼角膜再次捐献。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又过了6年,也就是2019年12月2日,这片眼角膜的第三位主人丁凤芹老人眼睛依然明亮,她如愿成为眼角膜捐献志愿者,经严密评估,这片眼角膜满足捐献标准,足以为黑暗中的人带来光明。

  “这不仅是医学的奇迹,也是人间的奇迹,我们无法估计这片小小的眼角膜还可以给多少人送去光明,希望它可以像人们的爱心一样,一直传承下去。”刘平院长说。

  “角膜一世”无私捐献

  闫阿红:“让我的眼睛再点亮一个明亮的世界”

  “如果我的生命走到尽头,要在第一时间通知省眼库立即取走我的眼角膜,让我的眼睛再点亮一个明亮的世界。”以关注民生著称于阿城的优秀记者闫阿红重病中的一番话,感动了病房里的所有人。

  2002年12月,闫阿红患子宫内膜癌术后的第二年,癌细胞淋巴转移。她一遍遍说服年迈的父母,直至在捐献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母亲含泪记下了她的嘱托:“放心吧,我会在你走后尽快通知眼库移植眼角膜。”

  2004年11月12日7时15分,守候在病房外的眼科医生刘平团队取出了闫阿红的眼角膜。闫阿红成为我省捐献眼角膜的第一人。这位始终关注百姓冷暖、以报道新闻为己任的优秀记者,到了人生的终点关注的还是民生。

  闫阿红生前照片。

  “角膜二世”大爱传承

  张子丽:“阿红把光明留给了我,我也要把角膜留给需要的人!”

  闫阿红的两片眼角膜让两位患者重获光明,其中一位是失明近40年的71岁老人张子丽。得知捐献者是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女记者,老人嘱咐了家人两件事:“帮我留着这两天的报纸,手术后,第一眼一定要看看那个好记者的模样。如果我出不来,把角膜捐给需要的人。”  

  术后第二天,医生揭开张子丽老人眼前的纱布,时隔40年再次见到光明的她抱着医生和女儿泪流不止。这片角膜改变了张子丽老人的生活,看报纸、看电视成了她的最爱。每天在院子里坐着,看看花草,看看来来往往的车辆,都感觉特别幸福。老人的女儿跟闫阿红同龄,逢年过节,她都会登门看望闫阿红的父母,跟两位老人处得像亲人一样。

  2013年11月5日,80岁的张子丽老人因病离世,临终前,她告诉家人:“阿红把光明留给了我,我也要把角膜留给需要的人!”

  闫阿红角膜第一次移植让两位患者重见光明(左一是张子丽)。

  “角膜三世”让爱继续

  丁凤芹:“我老了,但眼睛年轻,要让光明传递下去”

  哈医大一院眼科医院院长刘平介绍,阿红捐献眼角膜时年仅34岁,移植使用了9年,但这个眼角膜还是很年轻的,经检查,角膜的厚度、曲度以及内皮细胞基数都基本正常,可以再次移植使用。

  2013年11月7日,七台河市勃利县双河镇振兴村59岁的丁凤芹接到了省眼库“到哈尔滨接受眼角膜移植手术”的通知,右眼几乎失明了40年的丁凤芹高兴得说不出完整的话。丁凤芹是省眼库从100多个等待移植的患者中挑选出来的,因为年轻人对角膜质量要求较高,而丁凤芹年龄超过50岁,组织配型符合条件,“眼病较重”也是选择的条件。

  丁凤芹患有双眼角膜白斑,小时候因角膜感染导致右眼只有光感,左眼视力也不如常人。50多年来,丁凤芹就靠着左眼下地干活、做家务、带孩子。后来她左眼的视力也急剧下降,视力仅剩0.1,几乎出不了家门。经检查,只有通过角膜移植才能恢复视力。

  而丁凤芹要接受的这台手术很特殊,这是全国第一例角膜二次移植复明手术。此次手术存在两大难点,一是捐献的眼角膜组织存在损伤,手术中要尽量保持角膜的完整;二是由于眼角膜原来在张子丽眼中愈合得很好,再次移植要尽量多地去除掉张子丽原有的人体组织,以免3个人基因混合在一起产生排斥反应。

  成功手术后,丁凤芹没有产生移植排斥和感染反应,眼角膜与丁凤芹真正“结合”,术后视力达到0.8。

  这些年,丁凤芹的右眼因白内障视力受到了影响,而经历过移植手术的左眼却愈发明亮。她总说,自己的左眼只有40多岁,是见过世面的眼睛。女儿王金丽赞同妈妈的话:“这片眼角膜跟着闫阿红见证过无数个新闻现场,也伴随着垂暮的老人看到了人间真情。”

  因为这片小小的眼角膜,丁凤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家人都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而如今,丁凤芹不仅承担了家里的家务活,性格也变得开朗。“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真的没错,母亲的这扇窗户打开了之后,家里的欢笑多了,母亲一个人的时候自己还会哼着歌,这片眼角膜不仅给我的家照进了光明,也带来了欢乐。”王金丽说。

  受到这片眼角膜的影响,丁凤芹的3个女儿都签署了眼角膜捐献协议,成为了志愿者。丁凤芹也总是说,等自己到了那一天,也一定要把这角膜捐出去,让它给更多的人带去光明。

  12月2日,丁凤芹老人因来哈看病,特意来到省眼库。经过评估,刘平院长高兴地告诉丁凤芹:“这个角膜的透明度、视觉质量、内皮细胞数量,还有各层结构都非常好,可以达到移植标准。”丁凤芹老人如愿以偿,她签署了眼角膜捐献协议,成为了一名志愿者。

  “角膜明天”温暖传递

  省眼库有3万志愿者 准备为患者带去光明

  省眼库主任张红教授告诉记者:“我省在1999年就成立了眼库,但是受传统观念影响,以及人们对角膜移植手术的不理解,在成立的前5年,眼库一直是空库,角膜量为零。正是在闫阿红捐献的感召下,越来越多人开始捐献角膜。”如今,省眼库已经累计完成移植手术千余例,让上千人重见光明。

  眼库副主任唐先玲主任医师说:“每次为捐献者取眼角膜,都经历一次感动,都是一次心灵的洗礼。每当看到一对对透明的眼角膜,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个重获光明病患的笑脸。而一片眼角膜能照亮3个人的世界,这样的事在全世界都很少见,我们很幸运,见证了这样的温暖。”

  如今,省眼库已经有志愿者3万人,省眼库的医护人员一直被温暖感动着,尤其是看到移植角膜后的13岁男孩重返课堂,顺利高考,走进理想中的学府;见证家里的“顶梁柱”44岁的王先生移植角膜后,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再次承担起照顾家人的重任;目睹40年没见过老伴,从未亲眼看过自己孙子容貌的78岁老人看到子孙满堂、相伴一辈子的老伴时的喜极而泣……张红主任说:“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志愿者的队伍中来,让这份爱的礼物传递,为更多的人带去光明。”

哈尔滨日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