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国内
3上一版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中国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申请
·
习近平会见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
·
我国天然气进口资源更趋多元化
·
见证“未来已来”“无人驾驶”穿街走巷
·
暗语交易,商家向未成年人“花式”售烟
·
把香港当反华工具是痴心妄想
·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努尔·白克力被判无期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19年12月3日 第06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暗语交易,商家向未成年人“花式”售烟

  今日关注 

 

  利用暗号隐蔽交易 未成年人通过外卖买烟

  近日,12岁的初中生小鑫在美团外卖平台点开一家名为“高升超市”的商家,发现其首页公告里标注“如需xiangyan请备注”的字样。商家告诉小鑫,“购买时先下单其他商品,在备注里写下需要的香烟品牌和数量,费用由骑手垫付,取货时再支付给骑手。”小鑫根据商家的提示,买了3瓶啤酒,并备注“需要一盒某品牌香烟”。大约30分钟后货送到,骑手没有任何询问,只要求小鑫支付了10元代购香烟的费用。小鑫告诉记者,“我们很多同学都是通过外卖平台买烟,从来没人问过年龄,购买很方便。”

  记者了解到,网上有一些商家通过不断变换“关键词”等方式违规售卖香烟。记者在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输入“香烟”搜索商品,结果均显示“抱歉,没有找到相关的商品和用户”,但若输入“烟酒”等词汇,则会弹出“烟酒超市”等。

  记者近日在美团外卖平台输入“烟酒”,出现“美宜佳”“京东便利店”等搜索结果。点开一家“京东便利店”,其页面顶栏的公告中备注“如需香咽的顾客请拨打店铺电话或加wei信”。在美团、饿了么等多个外卖平台上,诸如此类利用相似字眼、拼音、谐音、图片等代替敏感词“烟”的屡见不鲜,且一般隐藏在商家的公告栏中,例如“香延”“香咽”“香yan”“xiangyan”等。记者添加了美团上这家“京东便利店”提供的微信号,表示想购买香烟。店员说:“需要在美团下单买店里的其他东西,烟让骑手顺带送过去,买烟的钱直接微信转账。”该店员还表示,平均一天有十来个外卖代买烟的订单。

  记者外卖软件定位的3公里配送范围之内,看到几乎每家便利店都留了店铺电话号码,多家店铺发布了各类售烟“暗号”,其中不乏一些销售量领先的知名连锁店。

  “如需香咽的顾客请加wei信”“要香火因的下单备注”“送yan上门不额外收费”……近日,多个外卖平台的商家推出类似宣传语,而“香咽”“香火因”“yan”都是暗指“香烟”。

  国家规定不许在网络售卖香烟,同时更不得向未成年人售卖烟草制品。但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外卖平台上,不良商家为扩大销量并不认真核实消费者身份,甚至以各种隐蔽方式纵容未成年人购买香烟。

  外卖跑腿买烟量大 商家骑手不核实买者身份

  当前,进驻外卖平台的商家类型越来越多,其中一些实体店本身是具备售卖香烟资质的。这些商家是否可以线上售卖香烟?

  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严厉打击利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的通告》规定,除烟草专卖行政管理部门指定的网络交易平台之外,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都不得为经营烟草专卖品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这就意味着,零售商通过外卖平台销售烟草是违法的。尽管法律已经明令禁止,但一些商家依然我行我素。记者询问一家便利店店员“是否知道不能在网络售烟”,店员表示“现在外卖跑腿买烟的需求量挺大的,平台不允许在广告中出现香烟等字样,我们只好用谐音、拼音规避香烟这个敏感词。”对于会否核实购买人是不是未成年,该名店员表示,“我们接单后一般就默认下单的是成年人。”

  而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外卖骑手,更不会主动核实购买人身份。广州一名骑手小王告诉记者,平台对骑手的考核是根据派单量,只要把商品安全送达就行。“商家装了什么东西那是商家的事,包装好的商品我也不能打开。即使是代购香烟,看到收货的是小孩也不会去管。”小王说。

  快递暂行条例明确规定,应如实提供寄递物品的名称、性质、数量,但随着跑腿等新兴业务的开展,这些基本要求难以得到落实。

  监管部门应加强执法

  平台表示将加强审核

  “没有门槛的售烟增加了未成年人接触香烟的机会。”深圳市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庄润森认为,平台应加强对商家的监管,避免未成年人受烟草侵害。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一些商家售卖香烟不是在外卖平台直接下单交易,而是通过私下联系,造成取证难、处罚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外卖平台应及时更新监管审查模式,杜绝香烟类产品的代买代送,对违规者要严厉处罚。

  目前,美团外卖已累计处理了1.4万余个香烟相关的敏感词,累计下线商家1.5万多家,处理违规商品133万多件,近期系统自动识别删除香烟商品27万多件。美团方面表示将“继续加大审核力度”。广东省市场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应建立健全非法网上涉烟交易和信息发布行为的发现、监督和处置机制,网络监管部门应当依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及时查处、删除相关违法信息。北京市天平(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欧卫安建议,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大对便利店互联网售烟情况的监管力度,特别是发现违法销售的,要严格执法,追究违法销售商家的法律责任。(据新华社12月2日电)

哈尔滨日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