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太阳岛
3上一版  
标题导航
·
铁皮屋 顶上的雨
·
明亮的灯
·
霁虹桥下 的三角地
·
主题征文
·
“我与俄罗斯的故事”
·
摩电车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19年6月12日 第08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黑夜里那盏
明亮的灯

  张守民

  琼海元月,满目青翠,唯有天亮较晚以为憾事。某日晨,4时醒,恰巧停电,摸黑下床,随手打开阳台窗幔,借一抹天光,于客厅内慢慢踱步,夜静似水,心静如禅,专心踱步,别无他念。

  家宅三居室,两卧间一客厅,客厅不大亦不小,但属南北朝向,外加八层楼高,通光透气性能尚好。稍暗的客厅内,我踱着、踱着,哎,天棚哪来一束光影?整个客厅亦微微泛明。移步窗前,定睛一望,始知对面楼前路灯使然。于是,回转身来,举首仰望,只见棚顶处,阳台栏杆形影在上,藤椅靠背形影在上,我的身体形影也赫然在上,间或还摇曳着片片朦胧树影,为我那静寂的小客厅平添几分情趣。噢,栏影、椅影、身影、树影,切切错错,交交织织,简直就是一幅剪纸画,太奇妙了!我知道,这些都是路灯的功劳,于是,把目光再次投向楼下,投向楼前那盏路灯。

  此时,夜色阑珊,外面一片漆黑,只有那盏路灯还在亮着,那束光亮尽管微弱,但它始终在慈祥地亮着,认真地照向楼前,照向马路,照向树丛内的花草虫雀,也远远地照向我那间简朴的小客厅,不分谁等,一视同仁,一丝不苟,聚精会神。此刻,如用付出是天职,赐福是本分来概括路灯,那是何等的名副其实,恰如其分!

  面对眼前的此情此景,我的眼角有些湿润,一种至深的感动悄然袭来。这不仅仅是黑暗之中送来关爱,重要的是,路灯的包容给我以启示,路灯的博爱让我动容,而它那点亮自己、照亮别人、心存善念、关爱众生的境界与胸怀,尤其让我自叹弗如!我心底不由得悄声说道,路灯,好样的!感谢您,路灯!噢,又是一盏灯,我心头一颤,刹那间,三十年前那段灯的往事,再次涌上心头。

  上世纪80年代,三十几岁的我风华正茂。某晚聚餐,众友重逢,群情振奋,高潮迭起,凌晨1时,方才握别。当我只身走进小区,偌大楼群一片漆黑,唯独我家还在亮灯,噢,好熟悉的灯光啊,我的心头微微一热,我知道,准是妻子又在给我留灯。当我一步三晃地爬到三楼,依墙站稳,正欲开门时,家门大开,令我愕然,只见妻子和老妈均在门口,双双紧张地朝我望来。还未落座,妻子就问,你怎么才回来呀?老妈也说,嗨,咋能喝成这样,我轻描淡写地说,哥儿们聚会,多喝了点,没事儿,老妈又说,你倒轻松,你知道家里有多惦念么?接着,她把今晚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我酒量不大,还特重感情,那些年酒场也多,醉酒的事儿时有发生,所以,每次饭局妻子都要反复叮咛。赶巧,这次聚会因临时决定,竟忘记告诉家人,加之,那个年月家没电话、没手机,根本就无法联系。往常酒局大多晚上七点多散,最晚也能八点回家。当晚九点多时我仍未归,她们就怀疑是喝多啦,就一遍又一遍地望向窗外,十点多了还不见人影,妻子说,我去找找吧,话音未落,她早已向楼下奔去。其时正值数九寒冬,哈尔滨的夜晚很冷,很冷。朔风中,她去港城饭店找,没有,去天龙宾馆找,也没有,又去八一宾馆找,还是没有,抬手看表,已经半夜十一点整,她心急如焚,大步流星地朝家奔去。那时期夜晚,军工大院因有人被劫,正实行治安严管。午夜的文庙街空无一人,当慌张的妻子疾走街头,立即引起独立营巡逻队的注意。两个战士悄悄走来,妻子也发现有人尾随,于是,愈发焦急地加快脚步,妻子走快,二人走快,妻子拐向小巷,二人紧随其后,见此,妻子拔腿就跑,两个战士一齐追去,妻子一急,重重地摔向雪地,摔伤了小腿,还伤了手掌,正当妻子欲挣扎站起时,两个战士赶到跟前,厉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一看是解放军,妻子这才放下心来,我的妈呀,还以为你们是坏人呢,听说是省军区机关干部家属,他俩上前把妻子扶起,说道,对不起嫂子,就因为你跑,才让我们怀疑,误会你了。走吧,我俩送你回家。就这样,当妻子一瘸一拐地走进屋时,老妈愈加紧张,她找出药水,为妻子上药,之后,二人就静坐客厅,神情紧张地关注着走廊,当听到我掏钥匙声响后,就一齐伸手打开房门,把醉醺醺的我搀扶进屋。

  听完,我半天无语,眼泪悄然流了下来,抬头真诚地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见此,妻子大度地说道,我倒没啥儿,只是把妈急得够呛,没事儿就好,挺晚了,都睡觉吧,我望向挂钟,刚好凌晨两点。我躺在床上,惭愧,悔恨交织心头,久久难以入眠。就是从那一刻起,隆冬之夜那盏明亮的家灯,常常在我眼前闪烁,那无眠之夜,刻骨铭心!

  黑暗中,路灯赐明,凸现高境界荡荡无私;寒夜里,家灯送暖,彰显亲情浓浓大爱。日月流年,这路灯与家灯的彼此相约,整好相约了30年。30年弹指一挥间;凤凰涅槃,那家灯与路灯的携手相伴,何止再相伴100年,100年,沧海变桑田。我感动,30年拼搏,时时刻刻有家灯陪伴,幸福陪我岁岁月月;我感慨,60年人生,夜夜晚晚承路灯壮胆,成功壮我月月年年。

  感谢马路边那盏微弱的路灯;感恩寒夜里那盏温暖的家灯。

哈尔滨日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