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发挥资源配置和组织引导职能加快推动创新创业工作提档升级
·
大喇叭,又开始广播了
·
深耕基层 更好发挥政协职能作用
·
云聚名企 串起信息产业链
·
中共中央国务院对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的贺电
·
鸢舞长空 直19E在哈成功首飞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17年5月19日 第01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喇叭,又开始广播了
宾县永和乡通过大喇叭广播畅通信息传播强化基层管理,凝聚村民精气神,焕发农村新生机本报记者 徐光胜 王冠

  你有多久没听到过大喇叭广播了?10年?20年?

  在45岁的宾县永和乡村民王竞通的记忆里,上次听到家门口的大喇叭广播还是刚上中学时——差不多30年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喇叭广播在中国农村相当普遍,一度成为每个村屯的标配,大事小情都是从大喇叭里知晓的。而到了1980年代中末期,收音机、电视机等开始普及,大喇叭默默淡出了众人的视野。

  “乡亲们,现在开始广播了……”久违的声音,再次响起在王竞通耳畔,这几天,这种陌生的熟悉感,让他和众多村民一样,莫名地激动。今年3月开始,永和乡在各村屯陆续安装大喇叭,到目前全乡5个村67个屯全部安装上了大喇叭,一共72个,组成了响亮的“喇叭阵”。

  时隔30年,在信息附着手机网络无孔不入的今天,乡村大喇叭再次焕发生机,寂静了很久的村庄,又开始热闹起来。

  空中传来党代会的声音

  5月4日早6点半,永和乡永和村八家屯,屯长张志春坐到了广播话筒前,清了清嗓子,开始广播:“村民们注意了,今儿天气预报有大风,大家注意防火,地里别生火,也别在屯里点火……中午,将发布重要事项,大事注意到时收听。”

  他并不喜欢卖关子。不过他认为,话说一半可以激起村民的好奇心。

  中午12点半,张志春准时向村民播报:“昨天,省第十二次党代会胜利闭幕了,选出了新一届省委领导班子,今后5年我省要实现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转变,推进设施农业发展,城乡差距不断缩小,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我们村里也会迎来新变化……”这一天,他广播的内容引起村民们更多关注。最后,他在广播里强调,接下来的三天还将继续播报省党代会的内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他用网络流行语幽默了一下。

  就像收听党代会闭幕的信息一样,近两个月时间里,大喇叭见证了诸多重要信息在永和乡的传播。

  地处宾县西北部的永和乡是一个典型的农业乡镇,67个自然屯共有村民1.8万。随着外出打工人员的不断流出,这里已基本看不到年轻人和中年人。永和乡党委副书记佟岩称当地常住人口结构为“3861部队”,即除了妇女儿童,基本就是老年人。他给出一组数据:在永和乡1.3万留守村民中,约9000人(约占70%)是55岁以上的老年人,3000人(占23%)是18岁以下的学龄人员。

  这种老年人为主的现状,决定了在村里的信息传播,声音比图像和文字更容易被接受。

  “岁数大了,眼睛不好使,要看东西就得找老花镜。”村民迟少志今年61岁,儿子到城里打工,姑娘出嫁了,家里17亩地全由他一个人打理,非常需要有效的政策和农情信息。虽然手机与网络飞速普及,让信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方式介入生活的各个角落,但诸多像他这样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和网络的老龄农村留居人口,“意外”地被屏蔽在信息的海洋之外。

  “曾经,信息的发达让大家以为完全可以离开大喇叭了,但经过几十年后,我们发现在特定的场景中仍然需要大喇叭。”永和乡党委书记杨向海的感慨,基于乡村工作开展的现实需要。

  每年秋季,秸秆禁烧宣传期,需要大量村干部挨家挨户发传单通知,大家疲于奔命但效率极低。后来,干部们干脆在车上架喇叭挨村巡回宣传,但经常因电瓶电量耗光而中断……

  这时,杨向海突然意识到:儿时响彻耳畔的大喇叭,可以将这一问题完美解决。

  从“奔走相告”到“一呼百应”

  去年秋天,永和乡在联华村试验性地架起大喇叭,效果良好。今年3月16日,杨向海主持召开乡党委扩大会议,决定在全乡5个村56个屯全部安上大喇叭。4月底,72个大喇叭全部安装完毕。

  大喇叭全覆盖,更多是基于乡村信息传播和基层管理的常态性需要。

  “除了防火防涝季节性提醒,乡村现在的管理事务涉及新农合医疗、土地确权、扶贫等各种政策的发布和落实。以往将农民集合起来开会,总是文齐武不齐;干部用宣传车奔走相告,费时费力不说,宣传效果也不好。”佟岩分析大喇叭投用一个多月的成效后发现:“大喇叭一播,村民啥都明白了。”目前基层一线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大幅降低,政府想说的想做的以最高效率、最低成本传播出去,落实起来及时又有效。

  “有了大喇叭,现在工作真可以说是一呼百应。”佟岩说。

  比如农村党建。永和乡党员老龄化严重,往年都得年轻干部通过上门一对一传达来开展组织生活。现在,喇叭一播,全解决了。

  更多时候,大喇叭更像一个载体,使乡村里的管理难题,以朴素的基层智慧得以化解。

  北兴村党支部书记张忠此前一直为乡村环境保洁犯愁,因为总有几户人家爱在房前屋后随便堆放垃圾。(下转第六版)

  新时代的

  “声音互联网”

  徐光胜

  评判事物的价值,一个基本的标准是,它是否被需要。也正基于此,在生活中消失了几十年之后,宾县永和乡的大喇叭又响起来了。因为我们正面对这样的现实——那些不会熟练使用智能手机和网络的农村留守人员,已被“信息鸿沟”隔离,而大喇叭在当前乡村语境中充当了“声音互联网”,沟通了被信息遗忘的角落。

  永和乡党委书记杨向海感慨:“曾经,信息的发达让大家以为完全可以离开大喇叭了,但经过多年之后,我们发现有些事还是靠喇叭喊来得快。”这是他对乡村工作开展需求的现实总结:乡村新农合医疗、土地确权、扶贫等各种政策的发布和落实,无论村干部如何奔走相告、发多少传单,都不如大喇叭一喊——直接、高效、低成本。

  在安装上大喇叭之后,更多意想不到的“疗效”被发掘:倡导乡村文明,完成村民督导,约束干部自律,丰富群众精神生活,甚至增强村民集体意识。除此之外,大喇叭对于眼下的乡村还有另一层意义——生机。用村中老人的话:那些年大喇叭不播了,屯子太沉闷了;大喇叭响起后,下地干活也有精神头了。

  大喇叭再次响起价值何在?这声音畅通了信息传播,拉近了干群距离,是强化农村基层管理的有益实践。

  ●短评

哈尔滨日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