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城事·人物
3上一版  下一版4  
请安装Adobe Reader软件后点击右侧图标浏览PDF版>>
标题导航
·
“城市力量”双版本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离线浏览
2013年5月29日 第07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个普通市民发力,会带给一座城市什么?两位哈尔滨青年分别给出了同一答案:一个人的梦想,也是城市力量——
“城市力量”双版本

  本报记者 鞠红梅

  现实版

  李兴:

  聚合万名义工

  为“正规军”

  同样的4年,同样的30岁,不同的两位哈尔滨青年,不同的梦想,同样的丰硕“果实”:一个建立了哈尔滨规模最大、最活跃的义工组织;一个建立了哈尔滨首个文化类公益网站。日前,他们又为各自的梦想增加了新“注解”:一个成立了义工培训基地;一个把公益网站从电脑屏幕搬到手机屏幕上。

  一个人的梦想,也是城市力量。

  网络版

  孙勇:

  文化公益网站

  的拓荒者

  一个人

  带出万名义工

  李兴用4年时间,把自己一个人的“义工”变成一个在全省各地都有分会、人数逾万的黑龙江义工联盟。现在,他又给义工联盟找到了办公地点、培训基地,并成立了爱心艺术团。

  

  把“黑龙江义工联盟”、“义工教育培训基地”、“黑龙江义工联盟爱心舞动艺术团”的牌子挂上后,李兴露出了微笑。

  为了给义工找一个正规培训的地方,他从2011年寻觅至今。从网站、微博上的“虚拟办公室”到真正拥有一个固定办公场所,这一大步已远超李兴曾经的预期。至于可以进行大型公益演出的艺术团,这个4年前“没名没分”独自在中央大街上为病危儿童进行募捐的普通市民,“是做梦都没想到的事”。

  30岁的李兴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外表普通,穿着普通,一个老款的、外壳已磨得掉色的手机就是他和各地义工的“热线”。这个走进人群瞬间就被淹没的青年,用了4年时间,创建了一支成员达万人的“黑龙江义工联盟”,不但在全省各地建了分会,还有成形的规章制度,联盟内部分设助残组、爱幼组、希望工程组、打拐组、环保组等29个小组,并设有组织部、外联部、策划部等8个部门,部门负责人都是在每年一次的义工联盟大会中竞聘产生。

  每一次公益活动都有专业化流程:由外联部联系活动,交组织部审核是否有社会意义和救助价值,再交到策划部进行活动策划,然后到人事部进行自愿参与的义工登记,最后交到后勤保障部联系义工的爱心车队。李兴说,机构的设置和活动流程都是为了保证大家更好、更专业地为社会服务,一旦确定了帮扶或救助活动,义工们的活动费用都采取AA制。

  如此正规的组织,曾经历过无数挫折、磨难,甚至被算计。

  李兴有过当兵的经历,退伍后,他觉得自己和社会脱节了:“我们每个人为社会服务是应该的,为什么很多时候人们都把钱放在嘴边?”为了“为社会服务”这个信念,他成立了黑龙江义工联盟。

  最初,李兴把手机号公布在义工联盟的网站、微博、QQ群及一些论坛上,以便让需要帮助的人方便联系他。

  李兴接到的求助电话中,有真正需要帮助的,也有装可怜的,甚至还有一些人想利用义工为自家做免费家政服务。李兴曾接到一个农妇的电话,她自称家里的老人和小孩都瘫痪在床,自己的身体也不好,所住房屋破烂不堪,生活极度贫困,希望义工联盟能帮助她家维修房屋。李兴当时想,冬天就要到了,不能让这个贫困的家庭在难以遮风挡雪的破房子里过冬,于是很慎重地通过义工联盟组织策划了一次帮扶贫困农民的活动。 

  可当李兴和20多名义工倒了好几次车,在双城找到求助的这位农妇的家时,却发现受骗了。农妇家的砖房看上去完好无缺,家里各种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一家老小也都身体健康,农具也很完备,甚至还有收割机。此时,农妇才说出实情:原来家里的男人都在外面打工,玉米秸没人收,如果雇人收还得花钱,灵机一动就想到了义工。她想让义工们把地里的玉米秸都收好,码到牲口圈旁边,等到冬天喂牲口。

  农妇的“小算盘”虽然让义工们心里不满,但还是按农妇的要求义务做完了这些农活。对于这件事,义工们并没有太多抱怨,甚至一再要求记者不要曝光农妇的姓名,因为“这样对她不好”。 

  李兴说:“现在,我们对于求助电话的识别能力已经很强,如果只被‘骗’些体力,我们还能接受;如果是想要骗财物,我们不会上当。”  

  

  

  

  

  

  

  打通爱之渠道

  李兴觉得,只要有人需要帮助,很多市民都会伸出援手。大家需要一个组织者、一条通畅的渠道和一个切实可见的效果。为了这个“渠道”畅通,李兴不懈地努力着。

  

  很多市民心里流淌的慈善之爱,期待有的放矢地释放。几年的义工生涯,让李兴深切地体会到这点。同时,经过“想帮助别人,别人不接受”、“想帮助别人,找不到方法”等困惑,让李兴感到,仅有满腔爱心,能做的事有限,甚至弄巧成拙。“行善的身份”加专业技能才会让爱心变成力量,收获实效。

  把黑龙江义工联盟变成“正规军”,不但身份上正规,技能上也正规,李兴与同伴们付出了4年的努力。

  成为“正规军”的第一步,李兴认为是在2009年1月救助患有心脏病的儿童雨桐。当时他们在“哈尔滨论坛”上发求助帖,被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看到,红十字会联合他们在中央大街搞了4次募捐,共募集到3万余元善款,切实帮助了小雨桐。此次活动让黑龙江义工联盟成员扩大到500余人。但是,在这次募捐中,众多市民“这个组织是合法的吗”、“是什么性质的组织”的追问,触动了李兴的神经。

  李兴意识到,义工们需要一个行善的“合法身份”。于是,他想方设法寻找志愿者服务的管理部门,最终联系到黑龙江慈善总会,并成为其下属分队。不过义工联盟并不是慈善总会成员,两者是协助、监督的关系。

  变成“正规军”后,义工联盟开展了大量活动。定期到敬老院、福利院打扫卫生、义演、理发等,帮助残疾人、帮助贫困学生,同时还对个人开展救助。大量的救助活动被媒体报道,2010年,黑龙江义工联盟救助双城市双红村16岁的失学学生王有得,被央视新闻频道报道;2011年,与市公安局联手解救被拐卖儿童;2012年,与多个政府部门、企业联手举办大型公益活动,这些都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义工联盟中,现在,在册的义工数量达到1万余人,成为哈尔滨市最大、最活跃的民间慈善组织。

  “有时间做义工、有事情找义工”,这是李兴制作的义工联盟标语。他觉得,只要有人需要帮助,很多市民都会伸出援手。但大家需要一个组织者、一条通畅的渠道和一个切实可见的效果。也正是为了这个“渠道”的畅通,李兴不懈地努力着。虽然几乎把所有的节假日都用在了慈善活动上,但他却觉得有意义。他说,每年拿出大约1个月的工资来参加义工活动,并不影响生活。

  这几天,他正在准备“儿童节”在金河湾湿地公园举办的帮助特殊儿童的活动。“跟公园联系活动时,公园特别支持,给孩子们提供免费门票。”李兴现在的义工工作开展得十分顺利,“义工联盟被认可了,和任何单位搞活动,都会获得极大支持。”

  正在做义工的李兴。

  正摄录街景的孙勇。

  微信里的

  “即时服务”

  浩如烟海的网站每天都在“新陈代谢”。曾与“大话哈尔滨”一路同行的“漫步长春”、“在西安”等城市网站纷纷遗憾落幕。孙勇不断调整网站活动与内容,使一家文化类公益网站艰难生存至今。

  

  站在中央大街的面包石路面上,泉州游客段旭仰头看着面前的精美建筑,与他同行的游客忙着跟它合影时,他掏出手机,拍了张这座建筑的照片,通过微信发送给新添加的“好友”:“大话哈尔滨”。转瞬,对方回复给他两条关于该建筑的建筑风格、历史故事的文章。

  如果没有“大话哈尔滨”这个“好友”,段旭跟其他游客一样,来到哈尔滨、看看风景、感慨一番。现在,他通过微信互动,了解了更多眼前建筑的历史及这个城市的故事,再看建筑时,眼里有惊喜、心里有情感。

  段旭是在微信上搜索“哈尔滨”时,搜到了“大话哈尔滨”这个“好友”。其实,微信上的“大话哈尔滨”只是“微信机器人”,它连接的是一个同名网站“大话哈尔滨”。机器人自动从这个网站上搜索到所有关于同一建筑的文章并回复给用户。

  段旭很幸运。“微信机器人”刚刚启用,他是几十个第一批应用者之一。

  “大话哈尔滨”是一家纯公益网站,创建人的网名叫“长河”。2009年,“长河”创建了我市首个文化类公益网站“大话哈尔滨”。前些天,他在网站上加入了“微信机器人”的应用。在网站首页右下角,一个中间有个小教堂图案的二维码下写着说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imharbin),输入感兴趣的关键词,相关文章立即推送到您的手机。”

  只能在业余时间管理网站,提供贴心的、免费的“即时服务”,志愿者“长河”做到了很多商业网站的全职者都没想到、没能做到的事。

  网络上浩如烟海的网站每天都在“新陈代谢”,包括很多公益性网站,出现、消失;换一种形式出现、再消失。与“大话哈尔滨”同时出现的很多介绍城市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的网站,比如“在西安”、“漫步长春”,这些曾在精神上给予“长河”动力、并一路同行的同类网站,均已在遗憾中落幕。

  4年来,“长河”不断调试着“大话哈尔滨”的发展方向,给予它新鲜动力。豆瓣网多次在首页推荐“大话哈尔滨”,其日访问量达到万人次以上。

  以公益之举博得无数网友尊敬的“长河”,真实世界的身份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生孙勇。

  孙勇是个30岁的理工男。与网络上给理工男画的“脸谱”相比,孙勇更擅言辞、更乐于交际、笑容也更多。他本科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大学里的外地同学请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介绍一些哈尔滨有历史特色的景点,他感到很窘迫。“介绍不出来啊。”那时,他便萌生了建一个网站介绍哈尔滨的想法。

  2009年,他建了一个名为“漫步哈尔滨”的博客,后改名为“大话哈尔滨”。“我一直不太满意网站的这个名字,当时没想到更好的。但它的域名特别好‘http://imharbin.com’,imharbin=I am Harbin=我是哈尔滨=为公众提供一个全方位了解哈尔滨的渠道。网站上有城市记忆、建筑地理、中东铁路、生活百态、特约专栏、瞳孔记录、新文脉、龙江评论等栏目。”

  一个个人办的公益网站能“挺”4年,缘于孙勇不断顺应需求,“修正”网站的发展方向。2010年前后,孙勇不断参加市发改委等部门组织的城市文化讲坛等活动,在讲坛中让自己“脑力激荡”,给网站增加了“新文脉”、“特约专栏”等栏目。随着网站影响力的增加,一些政府部门、知名专家都免费给“大话哈尔滨”的各种活动提供场地,邀请它参加讲座。2011—2012年,孙勇频繁邀请大学里的知名教授做大型讲座、不定期地组织网站编辑和网友进行一些实地踏查和一日游等活动。今年,顺应智能手机的普及,孙勇又让网站从电脑屏幕走上了手机屏幕。 

  

  

  不能失去的“阵地”

  “大话哈尔滨”的每个编辑,几乎以前都曾在博客、微博等“自媒体”上介绍过哈尔滨,最终他们都找到了“大话哈尔滨”这个“组织”,一起用热情描绘出很多哈尔滨人“视而不见的哈尔滨”。

  

  “大话哈尔滨”网站的首页上写着:“繁华过后,静谧的下午是否还有钟声响起?只是希望,你不要变得和其他城市一个样。”

  这是孙勇的期望,也是“大话哈尔滨”几十位编辑、作者的期望。“那呢子”是最新加入网站的编辑。作为“80后”,以前她跟很多同龄人一样,每天走过熟悉的街头,从不知道身边的建筑里曾发生过什么。成为《哈尔滨日报》的记者后,她采访报道了很多哈尔滨的老建筑:“再看那些建筑就不一样了,比如哈尔滨火车站附近的建筑,每一栋都不简单。采访过的知道这些故事的老人有的已经不在了,我不想让那些建筑里的故事随他们而去。”

  “那呢子”有个人博客,以前她都把这些珍贵的城市故事通过这个“自媒体”发布出去,但总觉得力度不够。今年她终于找到了“组织”,把自己知道的城市故事、信息悉数发布到“大话哈尔滨”。比如《盘点冰城现存13处“领事馆”》、《冰城有处冰雪美术馆》、《你不知道的哈尔滨国际友好展览馆》、《巴黎有“左岸”、哈尔滨有个“南岸”》等。一个月内,她在“大话哈尔滨”上发布了18篇文章,描绘了一个很多老哈尔滨人不了解的哈尔滨,也让很多外地人在留言中表达向往之意。

  网站上每一篇文章背后,都有着用心研究和勤奋思考。在发布与浏览间,一些“点子”也不断涌出。“那呢子”曾向孙勇建议,哈尔滨是教堂之城,网站可以搞一个全市教堂大盘点;还可以增加旅游攻略类栏目,加强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孙勇说,“大话哈尔滨”编辑的年龄从20多岁至50多岁。正是凝聚了一批如“那呢子”一样的“力量”,才让网站更好发挥了作用。而对于网站编辑,他们在贡献力量时,也收获了力量。编辑“劳斯”感慨地说:“看到网站的专栏‘瞳孔记录’,原来有那么多人在关注,原来有那么多人留言,原来有那么多人推荐……原来单纯地做一件事情,是多么幸福。”

  有人把“大话哈尔滨”称为“哈尔滨名片”。而对于孙勇来说,这就是他的爱好。在网站的前进中,他的人生也发生了重要变化,现在作为一名博士,他说:“没有时间从事其他业余活动了,最大的爱好就是做‘大话哈尔滨’网站。”

哈尔滨日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